Partner im RedaktionsNetzwerk Deutschland

柏林飞鸿

Podcast 柏林飞鸿
Podcast 柏林飞鸿

柏林飞鸿

juntar

Episódios Disponíveis

5 de 23
  • 1923年 第一家中餐馆在柏林开业
    经过三年疫情后,中国迎来了兔年春节。这是个与众不同的春节。中国放弃了清零防疫政策,中国人民重又获得了旅行和团聚的自由。但中国放弃清零防疫政策后,奥密克戎迅速在中国传播,西方媒体在关注中国时因此常常感到忧虑,担心广泛的病毒传播可能会滋生新的病毒变种。尽管如此,中国人终于能按传统的方式庆祝最重要的节日,还是让人们十分喜悦。 德国早已逐步放宽了防疫政策。文化体育活动虽然还不如新冠大流行前那么丰富,但各种活动一直在增加。参加活动也已经大都不需要戴口罩。有关中国的文化活动也在慢慢恢复。比如,柏林文化中心日前重又敞开大门,开始举办现场活动,其中包括春节庆祝活动。一些画廊也开始推出有中国艺术家专程从中国前来亮相的展览。 春节是华人一饱口福的好时光。《柏林日报》和广播一台于是不失时机地回顾了中餐馆在德国的历史说,德国联邦公民教育所在一篇关于柏林的文章中写道:“1923年,第一家中餐馆在柏林的康德街开业。它是由公使馆的前厨师经营的,名叫天津。”一百年后的今天,这家中餐馆已不复存在,但柏林的康德街仍然被视为是德国首都的唐人街或亚洲街,但其规模与美国的旧金山或纽约的唐人街自然无法相比。但这条街上有好几家有名的中餐馆,而整个首都柏林已有数百家中餐馆。它们都是德国华人和德国人共同庆祝春节的好地方。 中国放弃清零政策,给德国和柏林的华人也带来了很多欢喜。不少人邀请朋友一起到家做饺子,过春节。一些人想等中国疫情高峰过后,回国探亲访友。等不及的已买了较贵的机票,回中国过春节去了。 德国媒体对中国的春节自然十分关注。从媒体报道标题就能看出,各媒体的报道角度有所不同。比如,德国电视一台在中国大年三十报道中国的标题是:“旅行,欢庆和忘却新冠”。《法兰克福汇报》大年初一的一个报道标题是:“新冠死者人们看不见”。《明镜》周刊的报道标题是“新年 - 虎年走了,兔年来了”。该刊在副标题里写道: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中国人终于重新又能和家人共度春节。神秘学说,和谐和长寿现在正在占据主导地位。但专家们却担心,每天会有好几万个新冠死者。 《法兰克福汇报》在春节期间的另一篇文章中报道说,中国带着复杂的心情走向春节庆祝活动。中国医院的状况似乎稳定下来了。虽然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在春节期间旅行探亲,但中国政府认为,在随后数周里,不会出现第二个新冠大浪潮。专家表示,中国12月出现的第一个新冠大浪潮里,已经有80%的人口感染了病毒 –– 在看完关于新冠死者数量的估测报道后,这样的报道似乎又给人一丝宽慰。 德国N-TV电视台在中国春节之际看到的是中国在继续为自己的贸易通道铺路。该电视台报道说,随着新丝绸之路的建设,中国在世界许多地方铺设了新的贸易线路。欧洲长期以来袖手旁观,但现在也打算行动起来,为自己铺路。但北京长期以来已在研究下一个大型项目:一条穿越北极的贸易线路。当欧盟主要还是在讨论时,中国早已打造了事实。与中国人的巨大领先优势相比,欧洲在非洲追赶中国的努力似乎已经是徒劳的,而中国已经在世界上为自己确保了多条贸易线路。
    1/24/2023
    4:35
  • 德国《富尔达报》:不统一的强制新冠检测毫无用处
    中国新冠疫情大爆发和中国于1月8日开放边境,引发德国普遍关注。德国联邦卫生部长劳特巴赫上周宣布,自1月9日起,对来自中国的旅客实行强制新冠检测。德国外交部警告人们,不要去中国进行不必要的旅行。中国驻德大使吴恳批评一些欧盟国家对中国旅客实行强制检测是“歧视”行为。他还说,中国要求入境旅客出示新冠检测阴性证明,并非针对某个国家。 就德国卫生部长劳特巴赫宣布的对从中国进入德国的旅客实行强制检测一事,《富尔达报》(Fuldaer Zeitung)批评说:只要欧洲在这个问题上不团结,强制检测就一点用都没有。劳特巴赫把欧洲的拼凑和无法达成协议说成是 "良好的决定",并断言欧洲已经为中国的新冠大流行状况找到了共同答案,这让人怀疑这位部长现在是身在哪个欧洲。鉴于病毒在中国的迅速传播,只有对机场和飞机上的废水进行检查,似乎才是真正聪明和有效的做法。因为在乘客的尿液中,可以确定我们是否真的需要担心。如果一种更具致病性和危险性的病毒变体被带入境内,需要担心的情况就出现了。 来自杜塞尔多夫的《商报》(Handelsblatt)表示,中国的医院负担过重,让欧洲人吓了一跳。出于非理性的恐惧并违背科学的建议而如此迅速地制定政策,这令人不安。基于直觉的政治可能是危险的,这本应是新冠疫情带来的一个教训。政治家们本应学会区分严肃的研究人员和喜欢自我表现的装腔作势者。但面对这种实际可控的复杂性,政治家们仍然束手无策。对选民不确定性的担忧导致了针对病毒的虚假措施。新的强制检测是一种花招,以转移对其他领域不作为的注意力。这一先例是由意大利右翼民粹主义者发起的,但现在,欧洲各地政府都在效仿。 德国《经济周刊》(Wirtschaftswoche)对中国新冠政策大转变进行了分析。该刊写道,伟大的习近平主席拉动了杠杆,14亿中国人就不得不乖乖地承担后果:脱离永久封锁,走向大规模死亡。中国人先是把个人的生命定为最高利益,以最高利益的名义,系统地剥夺了人们的个人自由。现在,最高利益正在被贬为次要价值。中国为什么这样做?人们只能推测其中的原因。它可能在本质上既是防御性的,又是进攻性的。一方面,习近平可能将抗议解读为看似不关心政治,亲政府的中产阶级发起的一场看似合理的起义,反对的是中国政府对大多数人进行良好治理的承诺。因此,他热衷于将叛乱扼杀在萌芽状态中。另一方面,习近平显然也相信,他的国家必须在新冠三年后,克服自我强加的新冠麻痹,再次解放自我。中国希望于2023年再次以全球运作者的身份出现。但这样做是一种疯狂,是纯粹的玩世不恭。中国是让新冠病毒在全球取得胜利的国家。中国也是直到最近都在实施世界上最严格的入境和检疫规定的国家。但现在,它把自己标榜为“政治操纵”的受害者。另外,媒体在中国受到控制的程度也简直可怕。几乎所有流向德国的信息都是猜测。几天来,在中国大约100个城市里发生了什么?特别是在较贫穷的省份和农村,有很多人没有接种疫苗。奥密克戎在那里带来了多少人的死亡?世人几乎一无所知,也不应该知道。但中国的干部们近几天来却再次愉快地指出,西方主要敌视的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并以旧殖民主义的优越姿态否认它应得的地位。
    1/10/2023
    4:18
  • 2022德中关系回顾:德国对华外交 - 总理说了算
    2022年的德中关系有哪些看点?下面从政治、经济、人权方面加以回顾。 2022年,德国红绿黄新政府结束了默克尔时代。新政府继续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但视中国为伙伴,竞争对手和系统竞争对手,欲推出自己的新中国战略,和默克尔对华友好时代拉开距离。但德国新政府在这一年里尚没有达成统一的对华战略。一些部委想先声夺人,比如,由绿党籍贝尔博克领导的外交部推出了与人权挂钩的中国战略草案,由绿党籍哈贝克领导的经济部曝光了减少对华依赖的中国战略文件。但社民党籍总理朔尔茨不时呼吁人们不要孤立中国。他虽然也批评中国人权,但对中国始终比较温和和重视。 10月份,在备受争议的中远集团入股汉堡港事件上,是朔尔茨在违背六位部长的意愿下,坚持让中国中远集团以妥协方案参股了汉堡港一集装箱码头。11月4日,朔尔茨顶住各方压力,访问北京,由此成为新冠疫情爆发以来首位访问北京的重要西方领导人。习近平正好于十月底稳固了权力,确定了将继续掌权的地位。但中国严厉的清零战略,中国对台湾发出的不排除动武的威胁等使这位中国头号人物在德国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外长贝尔博克公开反对朔尔茨在这个时候访华,她甚至在朔尔茨出访中国前,叮嘱总理在中国应该做哪些事,显示了她要抗衡和抑制中国的雄心。但到目前为止,对华政策还是总理说了算。德国的新对华政策将是个什么样子,人们期待2023年会有答案。 在经济上,两国交往继续频繁。中国目前仍然是德国最大贸易伙伴。但绿党以俄乌战争,能源危机和德俄关系僵局为例,突出中国可能武力占领台湾的前景,要求大大削减德国经济对中国的依赖。德国经济界和专家们则多次强调,制裁中国将严重打击德国出口,德国将失去繁荣富贵。虽然经济部致力于寻找新的合作伙伴,但经济界表示,中国不是近期或中期内可以轻易被取代的。虽然德国政府禁止了中资收购两家德国芯片企业,在华德企也因中国严历的清零政策而情绪低落,但德国多个大型企业还是继续看好中国市场。巴斯夫,戴姆勒,阿尔迪等都于2022年扩大了对华投资。由于中国于今年年底突然大大放宽了新冠防疫措施,德国经济界期望,全球供应链紧张局势会得到缓解,在中国的新冠局势渐趋平稳后,德中经贸又可大步向前。 在人权问题上,新政府加重了对中国的批评。外长贝尔博克多次批评中国新疆人权。年初的北京冬奥,中国国庆节等都是德国媒体炮轰中国侵犯人权的时机。中国庆祝国庆节时,德国联邦议会代表团访问台湾,以示对台湾的扶持,引发中方抗议。九月底,北京拒绝了朔尔茨改善维族人待遇的要求。但贝尔博克和朔尔茨于2022年分别表示,人权问题不是国家内政。在人权问题上,新政府不像默克尔那么含蓄,那么顾及中国的面子。2023年,两国在人权问题上肯定还会过招。 2022年是德中建交50周年。德国这一年的新冠防疫措施已很宽松。但在中国严格的清零政策影响下,德中双方的文化庆祝活动特别稀少。旅游,学术交流活动等也大受限制。但中国12月7日取消清零战略后,几乎已经消失的各公司德中航班立即重又开始运作,三年回不了家的海外华人马上购票回家过年,被困在中国的德国人也迫不及待地赶回家庆祝圣诞和元旦。虽然中国目前新冠感染急剧增加,但人们期待,混乱局面过后,会渐趋平稳。在经历了三年新冠大流行带来的冷清后,2023年的德中各种交流活动估计会达到新的高峰。
    12/27/2022
    4:22
  • 2022年的德国:乌克兰战争带来“时代转折”
    2022年即将过去。这一年给德国人带来了什么呢? 2022年是新冠疫情延续第三年。虽然年初抗疫举措还是个重要话题,但在经历了两年的新冠病毒后,新变种奥密克戎不再那么狠毒可怕,防疫措施继续走向放宽。学校不再关门,经济生产也逐步恢复正常。 2月24日,俄国入侵乌克兰,立即把新冠话题推到一边。2021年12月才刚上台的红绿黄联盟遇到上台以来最大挑战。2月27日,社民党籍总理朔尔茨便对乌克兰战争作出反应,在德国联邦议会发表著名讲话,称战争带来了“时代转折”。德国反对帝国主义行为,将拨款一千亿欧元,提升军备,推动联邦国防军的现代化。这是德国历史上罕见的提升军备的壮举。德国将尽各种努力,援助乌克兰,但德国避免直接卷入战争,以防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不管人们批评他犹豫不决,不管有关参战和向乌克兰提供先进战斗武器的讨论如何激烈,朔尔茨始终保持沉稳和克制,并忠于自己推出的路线,这让他逐渐赢得了一些选民的信赖。 战争一开始,德国便对乌克兰难民敞开大门。朔尔茨总理,施泰因迈尔总统和外长贝尔博克都访问了乌克兰,发出了坚定支持乌克兰的信号。德国,欧盟和西方国家不断制裁俄罗斯。但由于俄罗斯是德国最重要能源供应商,制裁俄罗斯使德国很快陷入能源危机。能源价格和食品价格飙升是德国多年来没有的现象。天然气价格很快涨了四五倍。由于这涉及到每个人的钱袋,2022年因此也会让很多人难以忘却。人们开始捂紧钱袋。但这又会影响到经济的发展。红绿黄政府为此推出多项政策,弥补人们因能源价格高涨带来的经济损失,限制能源价格无限上涨。这加大了人们对政府处理危机的信心。 在外交关系上,德美关系和德中关系自然是人们极为关注的重点。朔尔茨2月7日访问华盛顿,和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举行了会谈。当时拜登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德美拥有共同的价值观。如果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北溪二线将不会启动。北溪二线项目是德国和欧洲与俄罗斯之间的能源项目。叫停令不是由朔尔茨而是由美国总统拜登发布,引发议论。但乌克兰战争爆发后,双方多次展示团结和对乌克兰的支持,相互配合得当。 在德中关系上,中国人权和中国威胁对台湾动武受到德国多方批评。朔尔茨虽然也和中国谈论这些问题,但他对中国还是比较温和,多次要求西方国家不要孤立中国。他于11月4日访问北京,成为新冠疫情爆发以来首位访问北京的重要西方领导人。这被视为是他重视中国的信号。 在德法关系上,法国总统马克龙曾建议和朔尔茨一起访问中国,受到朔尔茨拒绝。媒体认为,德法双边关系因此有所降温。 在德俄关系上,虽然德国和欧盟一起制裁俄国,但朔尔茨没有中断与普京的对话,而是明确要求普京停止战争。 虽然出现了能源危机,但德国政府出高价四处购买能源,并建立新伙伴关系,调整经济网络。德国今年过冬的能源储备是充足的。能源危机得到化解,新冠危机也大体消除。尽管有以上各种业绩,但德国民调显示,大部分人认为朔尔茨不如前任默克尔,做决定不够快,领导各部委的牵引力不够等等。尽管如此,2022年显示,这位新总理有领导和稳定国家的能力。 人权问题继续是德国关注的话题。伊朗、中国、俄国、卡塔尔等国家的人权问题都受到讨论和批评。气候保护运动也赢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媒体12月份报道说,德国和欧盟2023年将面临更大的能源危机。如何彻底化解能源危机,抑制通货膨胀,结束乌克兰战争,恰当摆放德中关系,推进气候保护等,这些都是德国政府2023将面临的挑战。
    12/13/2022
    4:37
  • 怎么踢政治足球? – 德国人有新发明
    世界杯足球赛在人权问题受到多方批评的卡塔尔举行,引发德国各界对卡塔尔人权的关注。由于德甲俱乐部的活跃球迷全都在开赛前呼吁抵制本届世足赛,德国媒体也不断批评卡塔尔,本届足球赛的气氛在德国变得非同寻常。 德国政府在其网页上发布消息说,10月29日到11月5日间,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是德国联邦议会代表团出访的目的地。世界杯足球赛是否会推动象卡塔尔这样的国家进一步发展并确保改善人权状况和提高社会水平,这是德国“近东和中东阿拉伯语国家”议会代表团想要了解的内容。代表团支持德国政府与沙特阿拉伯尤其是卡塔尔建立能源伙伴关系的努力。在俄罗斯发动乌克兰战争后,德国尤其需要新的天然气供应商。代表团在这两个国家除了会见了当地咨询委员会成员外,还会见了政府、企业和民间社会代表。德方注重促进互惠互利的经贸往来。代表团承认,沙特阿拉伯近年来进行了社会和文化改革。例如,为妇女开放了劳动力市场。德国政府也表示,在受访的两个海湾国家中,近年来在人权领域都取得了进展。虽然通过贸易实现变革的外交政策让许多人感到失望,但是在许多地方,这样做还是明智的,而且能够取得成就。代表团期望世界杯能推动当地社会继续改革。 但德国媒体不像政府和联邦议会那么口气委婉,而是多方炮轰卡塔尔的人权问题和国际足联的腐败和对金钱的迷恋等等。德国公众舆论展开了抵制赛事的讨论和行动。比如,西南广播电台报道说,巴符州一些中学在德国队比赛日举办各种足球和文体活动,吸引不少学生参与抵制观看德国队的比赛。该州一些大学生也成功组织了抵制观赛的活动。 德国国家队也开始踢政治足球。在首场比赛出场亮相时,德国队队员全都用手捂嘴,以表达他们受到国际足联的“禁言”限制。起因是德国队本来计划让队长带上印有“One Love”的袖标参赛,以表示对在卡塔尔受到伊斯兰教歧视和打击的同性恋者的支持,但受到国际足联的禁止。前所未有的德国队捂嘴的照片立即成为轰动新闻。德国内政部长费泽前去观看德国队首场比赛时,在贵宾席上带着该袖标观赛,好象在和德国队举行接力棒赛。但政治足球还是和真正的足球大有区别。德国队本月23日首次上场比赛,被矮小的日本队以1 : 2打败,让德国粉丝们好不伤心。 德国《焦点》周刊问道,该如何踢政治正确的人权足球?不知道,但不管怎样,德国人现在发明了这一玩法,让赛事成为一种以价值观为导向的外交政策的体育游戏。不过,游戏一开场就走味了。如果人们期待,一个小小的,但非常自信,十分富裕,且受过良好教育的国家会因为西方的价值和道德顾虑而取消自己的伊斯兰教,这种想法不仅是荒诞的,而且是自以为是和愚蠢的。追随政治的人,就得根据政治规则来行事。是的,人权是不可分割的。但这是西方的观念。俄国损害了乌克兰的人权基石。这是联合国的观点。但俄国仍然是联合国的成员,而且还是联合国安理会的成员。如果人权真地应该高于一切,那为什么德国政府还没有承认不容怀疑的民主台湾呢?在卡塔尔,穆斯林统治者长期以来一直将威权式的宗教置于人权之上,这有什么值得惊讶的?世足赛的伪君子们和我们德国人在教训其他人的时候,最好还是谨慎一点更好。 德国T-Online.de 发现,德国各德甲俱乐部球迷均呼吁就人权问题对世界最大足球盛事进行封锁。德国对该赛事刮起了狂飙逆风。与周边国家法国,英国,波兰等比较一下,人们就不难发现,德国是在单独行动。但德国队27日对西班牙队的比赛,还是创下了本届赛事德国观众记录。当晚有1千1百多万观众观看直播。此前的最高记录是德国队迎战日本队的比赛,当时有7百多万粉丝观看了直播。
    11/29/2022
    4:34

Rádios semelhantes

Sobre 柏林飞鸿

Website da estação

Ouve 柏林飞鸿, 要闻分析 E várias outras estações de todo o mundo com a aplicação radio.pt

柏林飞鸿

柏林飞鸿

Descarregue agora gratuitamente e ouve facilmente o rádio e podcasts.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柏林飞鸿: Podcast do grupo

柏林飞鸿: Rádios do gru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