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 Logo
RND
Ouça {param} na aplicação
Ouça 公民论坛 na aplicação
(171.489)
Guardar rádio
Despertar
Sleeptimer
Guardar rádio
Despertar
Sleeptimer

公民论坛

Podcast 公民论坛
Podcast 公民论坛

公民论坛

juntar

Episódios Disponíveis

5 de 24
  • 公民论坛 - 陈破空:中台美角力,台海战争一触即发,还是有惊无险?
    近来,台海紧张局势不断加剧。过去一年多时间内,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机多次进入台湾防空识别区。北京还持续增加在台湾周边海空域的军事活动,不断加大对台湾的军事威胁。今年10月1日,中国国庆日当天起,解放军更连续4天出动149架次军机,深入台湾西南防空识别区,引发台海紧张情势急剧升高,以及美英日澳等国的严重关切。台湾方面近年也加紧防卫,斥巨资加紧订购美国战机等军备。 面对剑拔弩张的台海局势,西方国家深表担忧,甚至有观点提出:台海一旦开战,会否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提法。如何揣摩北京的打算?台海局势的变化如何影响全球地缘政治格局?台海之战会否爆发?一旦开战,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将作何反响?我们请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来阐述一下他的看法。 法广: 中国国庆前后,北京派出大量军机扰台,创下多项纪录,引发国际社会震惊。北京的意图究竟何在? 陈破空:北京习近平方面在国庆前后、五天内派出150架军机扰台,创下了单日扰台和连续扰台的历史记录。这个动作,我认为,主要是习近平的悬崖战术。这个悬崖战术,实际上是从金正日、金正恩父子那里学来的。当北朝鲜想对美国叫板、或者是对美国有所求的时候,就去霸凌韩国、甚至制造出天安舰、延坪岛攻击这些事件,甚至是发射导弹、或者是搞核试爆,向国际社会叫板,需要得到美国对它的一些要求的回应。主要就是要美国承认它这个政权,还有要美国保证不会推翻它的政权。同样的,当中共遇到对美国有所叫板、有所要求的时候,就对台湾展开霸凌,用军机、军舰扰台,是它的一个基本的手法。这次国庆前后,习近平觉得不能再等了,所以在这个时候就施展了悬崖战术,极限的威胁台湾、极限的施压台湾,所以后来美国果然做出了反应。事实上,习近平这次悬崖战术在一定程度上奏效。 法广:最近,美中两国进行了一系列的接触之后,事态是否有所缓解? 陈破空:对,在习近平施展了悬崖战术之后,他表面上针对台湾,实际上是叫板美国,需要美国回应中共的诉求,特别是强求美国改善当前的美中关系。它所强求的,就是希望美中关系回到过去。但美中关系不可能回到过去。但习近平当局至少有所缓解,缓解之后,使他在党内得分,为他明年连任铺路,至少改善中美关系。 美国实际上做出了回应,就在中国极限施压台湾之后,美国采取了三个动作。一个就是:拜登出面表态说,他跟习近平之间有通话、有台湾共识,这个共识,他虽然没有明确地说,但可能美国是继续坚持“一个中国”政策;而中国的是,不会去武力侵犯台湾、武力攻打台湾。第二个就是:美国的贸易代表戴琪跟中共的副总理刘鹤联系,谈双边的一些贸易,开始贸易方面的一些接触。戴琪也发表了讲话说:美国无意跟中国脱钩。再一个就是:当时那个星期、在瑞士举行了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和中国政治局委员杨洁篪的6小时闭门会谈。会谈内容虽然不得而知,但肯定是事关台湾问题。而会谈之后,敲定了年底前,习近平跟拜登举行会谈。当然是以视频形式,因为习近平现在不方便出国,专注于国内的权力斗争。所以我说,习近平的悬崖战术,在一定程度上奏效了,触动了美国。美国虽然是无意全面改善美中关系,想等到中共二十大之后,看中共有没有换领导人、或者换届之后的中共政局再说,也就是拜登所说的战略耐心。但是因为中共、习近平等不及了,采取了这个悬崖战术,所以拜登政府作了一定程度的回应。这个回应在一定程度上安抚了中共,就像有时候,美国有必要安抚北朝鲜和金正恩一样。美国这次也安抚了中共和习近平。所以台海局势在之后就降温。中共袭扰台湾的飞机架次,从每天56架次降到一、二架次,甚至零架次,这就是中美接触的结果。 法广:从目前的情况看,台海战争究竟是“一触即发”?还是“有惊无险”? 陈破空:总的说来,这两种可能性都存在。如果说,“擦枪走火”、“一触即发”,是有可能的;另外说,“有惊无险”, 可能性也存在;就是因为中共主要是在玩悬崖战术。借台湾问题对美国施压,希望按照中共的意图,美中关系得到改善和稳定。但是在这两种可能性之中,我个人判断,“有惊无险”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说是“一触即发”,比如中共在国庆前后派出150架战机、军机去袭扰台湾的时候,它并没有飞越海峡中心线,另外也没有挂实弹飞行。它是在台湾的西南地区活动,近距离的袭扰台湾,摆出一种象征性的姿态。一方面是恐吓台湾,另一方面就是对美国叫板、或者说对美国撒娇。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共不见得想触发台海大战。 因为尽管中共已经有能力去打台海大战,如果说只是中国和台湾这两个地方的话,一大一小、实力悬殊,那么中国-按它的说法-是有能力去攻打台湾。但是它攻打台湾的后果却非常严重,因为国际社会不会袖手旁观。而这个台海大战有可能触动世界大战,而这个世界大战有可能导致中共的覆灭。所以习近平和中共历来以中共的政权为主,一党专政,还有他个人的权利、一人独裁。所以他不会轻易的丢失共产党的江山、或者是个人的权利。出于这样的考虑,台海战争,最后也有可能有惊无险。 法广:俄罗斯总统普京最近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表态,他说:中国经济规模已经超过美国,因此没有必要用武力统一台湾,您对此作何解读? 陈破空: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说“中国经济超过美国”的时候,他是用购买力平价这个指数在说。他说这个话有三层含义,第一层含义:相当于是在帮中共打圆场。他可能从中共内部得到的消息,没有看到动武的架势,使国际社会不要紧张,也可能他就是帮中共传话。第二种可能性就是:他对中共奉劝,意思就是说,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这么大,你完全有其他方式去统一台湾、去实现你的目标,没必要诉诸于武力的方式。因为这个武力的方式,有可能使中国经济也跟着毁于一旦,双方同归于尽,不值得。另外,第三层意思,实际上表明了俄罗斯的态度。就说:中共如果执意要搞台海大战的话,俄罗斯会置身事外,绝对不会在中间选边站,站在中国一边。去霸凌台湾、或者是进攻台湾。而且这个信息后面,俄罗斯的不支持,对中国是釜底抽薪。因为一旦台海大战开打,中国所面对的是西方民主国家的联盟。如果俄罗斯在背后釜底抽薪、甚至倒过来,在中国被打败之后,俄罗斯火中取栗,就像历史上所做的那样,乘机分一杯羹,对中共就是雪上加霜。 其实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表态,也是对头一天俄罗斯外长表态的修正。因为头一天,俄罗斯外长表态说: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而且首次提到“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中国方面就感到非常的受鼓舞、或者很欢欣。因为国际上很少做这样的表态。虽然大家表态:“一个中国”,也没有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俄罗斯外长做出这份表态之后引起了误会,所以第二天,普京就做一个修正的口气,就提到更加大的一个话题就是:台海战争。所以他说:俄罗斯的态度是:避免台海战争、不支持台海战争、不赞成台海战争。言下之意就是:俄罗斯不会支持中国攻打台湾、最多就是在台海爆发大战的时候,俄罗斯保持中立、作壁上观。 法广:如果台海战争真的爆发,美国是否会出手相助台湾?国际社会将作何反应?中国能否的手? 陈破空:从目前的情况看,如果说中共执意要武攻台湾、让台海战争爆发的话,那么它面对的,肯定是国际联盟。因为中共在用军机军舰去袭扰台湾、极限施压台湾、威胁台湾的时候,本身就是一个心理战。这个心理战就是想测试:一方面是想在台湾方面进行测试,测试在台湾内部制造人心惶惶、人心恐慌。企图给台湾的统派找到一个支柱点。然后让台湾是不战而下、不战而屈人之兵。但是中国的这个心理战,在台湾实际上是没有效果。因为每次中共的军机、军舰袭扰台湾,台湾人民就逐渐的习以为常,没有紧张感。台湾的多数民众都表示:用了两个字就是“无感”、没有感觉。所以台湾的民心、军心,并没有因此受到动摇。中国的心理战还有一个就是测试美国、日本和其他国家的反应,看看其他国家是否有意协防台湾,是模糊战略、还是清晰的战略。测试的结果发现:其他国家也都是有意协防台湾,不仅美国在这个时间内加强跟台湾的协防、输出武器、派出军人去培训,还有军机降落台湾,而且日本空前的转变了态度,日本以前是非常谨慎的,对台海问题不表态。但是,日本现在做出了明确的表态: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台海有事,就是日本有事,还说:台湾跟日本的关系,不仅是民间的关系,而互相是兄弟、是手足、是一家人,“台日一家”,也就是说:如果台湾有事,日本肯定是起而协防,协防台湾,相应的其他的国际机构,都做了一定程度的表态,包括美国跟欧盟之间、美国跟北约之间、美国跟韩国、跟澳大利亚、跟印度,这些国家在一些声明中、一些文件中,把台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纳入双边关注的重点。这表明:双边各方面要确保台海地区的和平稳定,不让这个地区发生战争,所以在这个时候,也可以看到法国的、德国的、加拿大的、英国的军舰都先后通过台湾海峡,不仅只是美国的军舰。这就说明,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盟隐约形成,如果中共真的要对台湾动手的话,美国一定会协防,而台海战争就变成了一个中美战争,甚至变成一个世界大战。在这样的格局下,中共绝对没有取胜的可能。因此,中共武力攻打台湾绝不可能得手。
    10/22/2021
    11:46
  • 公民论坛 - 国安法下香港公民运动骨干团体正迅速解体
    香港在2019年大规模的民间抗议运动之后,形势可谓急转直下。2020年7月1日,全国人大火速推出港版国安法后,近年来先后成立的大小政党团体迅速自行宣布解散,知名的反对派人物陆续因各种指控罪名或已入狱,或等待判决,普通的抗争活动参与者也未能幸免。也许严格意义上讲,港版国安法并无追溯力,但它不言而喻的威慑力,以及一年多来,香港司法当局接连不断地抓捕、审判,有无追溯力似乎也已经没有实际意义。进入2021年,打压转向香港的公民社会。入夏以来,亲民主派的民间人权阵线、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支联会、职工盟等重要民间团体陆续迫于压力宣布解散,大学学生会组织也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长期研究社会运动的台湾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何明修撰文认为,香港公民社会土崩瓦解的速度之快,俨然是“出现一场没有硝烟的法律战争”。港府依仗国安法,“迅速清算了长期以来民主运动的社会根基”。何明修先生接受了本台的电话采访: 今年8月宣布解散的香港民间人权阵线2003年在港人反对港府就«基本法»23条立法的运动中成立,此后年年在香港主权移交日发起七一大游行。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中,6月9日和16日的两次香港百万人大游行都是由该组织倡议发起。但港府对街头集会抗议无动于衷,民间抗争运动越来越转向所谓无大台的民间自发行为,可这并未能令民阵逃脱灭顶之灾。8月17日,民阵宣布解散时,其召集人陈皓桓多罪缠身,已在狱中,其前任岑子杰也因为参加民主派初选活动而还押待审。 在八九学运风潮中成立的支联会,自1990年起年年在香港维园组织六四烛光纪念晚会,令香港成为中国治下唯一可以公开纪念六四的城市。支联会因此自成立之初,就已经是顶风而行。时至2021年,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前副主席何俊人均已因各种罪名入狱,副主席邹幸彤目前也在押待审,三人都面对国安法下的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指控。 成立于1990年的职工盟则是香港最大的工会联合会组织,原本代表着70多个工会团体的13万人的利益。 香港重要的公民团体一一解体,但何明修教授认为,其实对香港公民社会的打压自年初就已经开始。今年2月,47名民主派人士在因2019年7月参加民主派立法会选举初选活动被捕。 何明修:“打压公民社会是香港国安法之后的第二波。第一波先是抓反对党政治人物。现在是第二波,第三波,我觉得可能会是高等教育、大学,不只是学生,也是老师。其实这些已经在进行中,因为有些老师没有被续聘。所以,我觉得,很明显,共产党所追求的是实现全面控制。问题只是这种“全面控制”是否会内地化,就是完全接受党的领导的这类体制。我觉得,目前还看不到这个地步,但是我觉得状态已经非常糟糕。” “现在被打压的都是比较倡议性的,有政治色彩的团体。但公民社会有多种性质,有些非关政治,有些是会员权益,但很明显无论教协、民阵、或是职工盟、支联会,这些都是有政治倡议的团体,现在都不被允许存在。我觉得,这当然是对公民社会的打压,但是我觉得现在要看的是,那些与政治无关的公民社会团体,共产党会不会去打压。如果继续打压,那香港很快就和内地一样了,就是 完全没有民间团体,没有公民社会”。 法广:在这些团体中,支联会可以说因为与八九六四密切相关,自成立之初就面对压力,但有些组织,比如职工盟,则更是一个港人本土维护权益的团体…… 何明修:“其实职工盟也参加民阵,也参加支联会。就是说香港公民社会有很多umbrella(伞)。这三个团体(民阵、支联会、职工盟)都是伞状组织,是很多会员团体组成,但他们是带头的,而且很有倡议性,所以很容易被打压。我觉得,对共产党来讲,不管是支援中国内地的民主运动,还是要求香港人民的民主运动,都是敌人,所以无论职工盟还是支联会都受到打压。其实支联会对2019年以来的反送中运动,参与非常少,民阵(参与)比较多,即使这样,也不能允许支联会存在,这很明显表现共产党完全不能接受任何反对者的声音,尽管这种反对的声音其实非常非常微弱,甚至只是它所代表的象征性意义。” 法广:那您如何看香港公民社会未来的的形势呢? 何明修:“我觉得未来香港不会再有倡议性的团体了,有些团体可能也不会发表政治意见,比如大律师公会,以后可能不会再存在、不会发表政治意见。今后,所有团体可能会退缩到维持、满足会员利益,或者做些慈济(事务),或者非政治的活动,这些团体也许会被允许存在,那些倡议性的团体,或愿意批评政府的团体可能都不能存在。” 法广:您觉得这种打压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阶段,会停止吗,还是说它还会继续? 何明修:“很难说。其实,国安法之后,香港其实已经没有任何抗议的声音了,支联会今年都没办法举办六四(烛光纪念晚会)。现在支联会存在与否,差别已经不大,因为支联会已经连续两年没有办六四纪念晚会。但尽管如此,共产党还是强制要求将它解散。这证明他们期待的是比现在更保守的状况。未来会怎样?还不确定共产党到底意图是什么。是否是要香港完全内地化、没有任何民间团体存在?即使是一些自发的、自主的民间团体也是有党的领导?是否会走到这一步,我不知道。但我觉得,要走到那一步需要很大努力去控制、渗透……我很难猜测共产党的想法。就是说,如果只是为了维持治安,其实国安法之后就够了,不需要抓人,不需要去解散这些团体。但它这样做了。那我不知道它设想的目标是到哪里。是继续往前吗?我觉得现在没人猜得清楚。” 法广:在这些大型的公民社会团体被强迫解散的背景下,您为什么仍然认为香港社会还没有真正内地化? 何明修:我觉得离内地化是越来越接近了,但还不完全是。因为真正内地化,那就完全没有任何民间团体了,即便有NGO,也是要听政府的话,领政府的钱。我觉得香港还没到这个地步,但我觉得距离越来越近。 法广:2019年香港的反送中抗争运动曾吸引台湾社会广泛关注。香港公民社会如今遭遇如此打压,台湾社会有何反应? 何明修:台湾也和全世界一样,对香港的关注在减少当中,尽管香港遭遇的迫害,越来越加剧。对台湾来讲,(香港抗争运动)比较大的冲击是2020年初的总统选举,人们看到香港不是台湾未来想要的样子,这对民进党的选举当然有帮助。但最近相关的讨论越来越少了,而此时香港有越来越多的人被抓。我觉得这很可惜,我觉得大部分台湾人都觉得香港形势已经是既定事实,没有必要再关切它。 法广:国安法下,很多香港人逃离,希望能在海外继续他们的抗争,您如何看他们这种努力? 何明修:“我觉得香港人很特别。19年之后,越来越多团体成立,他们做了很多事情,一开始是提供抗争者物资,后来是接济逃出来的抗争者,现在越来越转向,有些团体做政策游说,有些人发起同乡会,串联海外香港人,希望维持?还有些人在做文化工作……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关心香港未来是一件长期的事情,很多人也清楚,短期之内,香港形势只会恶化,不会改善。所以很多人做好心理准备,这有很长的路要走,。当然,短期之内,他们也需要把自己和家人先安顿好,然后才能投入香港海外的运动……”   香港公民运动的骨干团体正一一解体,但当局似乎并不因此而善罢甘休。香港警方声称还在继续调查民阵。支联会虽已宣布解散,骨干领导人目前也身陷囹圄,而国务院港澳办仍发表声明,支持港府继续调查支联会涉嫌违法的行为,并要追究到底…… 打压行动似也正伸向校园。自年初就因为“朔夜”内阁竞选言论而陷入政治漩涡的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10月7日宣布解散,51年的历史画上句号。而一个月前,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香港大学也宣布不再承认学生会在校内的地位,将学生会定位为校外团体,令目前担任香港“灼见名家”传媒社长及总裁的媒体人文灼非撰文,感叹港大这间百年大学失去学生自治,将培养出怎样的人才。 与此同时,自新学年开始,全港8所受政府资助的大学中,有6所都陆续决定停止行之有年的为学生会代收会费的做法。评论认为这项决定意在削弱学生会的力量。 在打散有政治色彩的公民社会团体的同时,当局显然也试图以这种方式,推动学生团体的去政治化。
    10/20/2021
    12:08
  • 公民论坛 - 中国-欧洲:巨大的转折
    作为欧洲的系统性对手,北约的系统性挑战,中国处于西方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中心。在中欧之间是应该架起一座桥梁呢?还是竖起一道高墙?和法广同属法国世界媒体集团的法国电视24台专栏节目 “智能经济对话 “日前邀请了了大卫-巴韦莱斯,就这个问题进行了探讨,这位居住在香港的法国评论作家兼投资人,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向北京伸出手。他撰写的《中国-欧洲:巨大的转折》一书,刚刚由Le Passeur出版社出版。在书中他阐述了他的观点。今天的节目就为您介绍这次谈话的内容欢迎收听。 智能经济对话 :巴韦莱斯,你好 巴韦莱斯:你好 智能经济对话 :你是用一种有些虚构的形式写了这本书。想象了中国主席习近平和五位欧洲人对话的这么一个场景。为什么用这么一个假定? 巴韦莱斯:要知道通常一说起中国,立马就会被贴上标签,不是反中就是亲中。我只是想描述这种系统性的对抗,让这两个“阵营”说明各自的体系,展示他们的优缺点。对于我们欧洲人来说,所有想法都是为了更好地了解中国。你说了要向中国伸出手,但更重要的是要去关注他,纯粹为了了解他的优点和缺点,即使这意味着探索中国的缺点,因为中国有优势,可也有很多缺点。 智能经济对话 :你从香港观察中国。 巴韦莱斯:我在香港从事投资大约十来年了,所以是看着这个国家发展起来的,更主要的是(我们对中国的)知识匮乏得令人难以置信,有七千万中国人散居在西方,而只有六十万西方人生活在中国大陆,你可以想象一下,这是一比一百的信息逆差。中国观察我们国家发生的事情超过我们观察他的一百倍,所以我认为有必要关注。 法国电视24台:对话首先是和法国人展开的,在这里,你展示的习近平比美国的新自由主义者还要新自由主义者。 巴韦莱斯:是的,书里相继一共有五次对话,首先一位法国的政治学家,对话刚开始时并不太好,因为习近平说强权比民主好;然后是一位意大利社会学家,观察中国的年轻人,我认为他们生活和我们的完全不一样。 法国电视24台:疯狂消费,就像你给我们展示的那样。 巴韦莱斯:是的。此外还有在虚拟世界里的生活,这对我们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接下来是…… 智能经济对话 :英国人 巴韦莱斯:一位英国政治学家,一位贵族大人, 智能经济对话 :和他谈香港问题,还有丝绸之路(一带一路) 巴韦莱斯:还有美中之间的和平和冷战。之后是位德国大老板,大工业家,他来解说为什么中国有时候是赢家,有时候是输家,半导体,软件……最后是…… 智能经济对话 :瑞典人 巴韦莱斯:瑞典人是投资家,有点像我做的事,是资本赢家,他说他们要将所有的服务都数码化,在未来十年让我们感到惊讶,就像最近十年在制造业那样让人惊讶。 智能经济对话 :有意思的是在前三个对话中,主要是欧洲人向习近平提出问题,他的回答很长;在后两个对话中,可以感觉到习近平对德国人和瑞典人的回答非常感兴趣。 巴韦莱斯:你完美地抓住了这本书的重点。要告诉读者,书开篇的时候并不怎么好,因为中国说不需要欧洲,但是之后,一点点地,我不会揭开书的全部内容,一点一点地,会看到一个heppy end,英语的好结局。说到底,今天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说是一个巨大的转折?欧中间的大转折?实际上,欧洲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中国,因为在欧洲已经没有经济增长了,而中国还有经济增长,这是大家都比较容易的理解,但不能理解的是中国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欧洲,因为这样的中国需要生产力,需要西方的科技,但美国将不再更多的参与进去了,不再将技术输出给予(中国)了。中国必须要知道我们不是只有奶酪,肉猪或是奢侈品,在欧洲有(他所需的)所有的科技,向我们靠拢对中国有益。不然就会掉进美国的陷阱里。 智能经济对话 :这正是与德国人和瑞典人交谈时的主题。 巴韦莱斯:这对习近平来说,感觉并不是太好。 智能经济对话 :习近平真的认为我们(欧洲)老掉牙了,太老派了,不考虑年轻人…… 巴韦莱斯:这是开篇的时候,所以不要担心。系统性的竞争就是这样,我们(欧洲)也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可我们欧洲人的问题是我们总是倾向于着重强调我们的弱点,而不是我们的优点。就生产力而言,在欧洲,尤其是在法国,我们非常有生产力,这绝对是中国在经济层面上需要的。 智能经济对话 :你建议伸出手(合作),这是非常清楚的。可我们的朋友美国并不是这样的,那么我们欧洲人在这种情况下能获得什么好处呢? 巴韦莱斯:要知道,我们去年12月签署了一项(中欧)投资协议,经过七年的谈判。 智能经济对话 :可还没有批准。好像…… 巴韦莱斯:签署两个月后,欧洲议会甚至不想再看它(投资协议)一眼,实际上是美国人跟我们说;你们不能去中国,这太不像话了,他们(北京)不尊重人权,只是去年,美国人对华投资的数额高的是以往历史上都没有的。我向美国朋友提出了个小疑问,是哪些西方价值观劝阻我们——欧洲人去中国(投资),而允许你们——(比欧洲人还多)两倍的美国人去(中国投资)?我期待着答案。 智能经济对话 :那么,从科技-工业角度来看,我们能给他们(中国)带来什么呢?毕竟,美国人什么都有。 巴韦莱斯:不,如果拿互联网为例,不管怎么说网络是发生在我们的生活中最为疯狂的事物,最近十年,是消费者的网络,是智能手机;未来十年是人工智能,是工业软件,是工业数据的天下。可美国已经有十到二十年,不做制造业了,他们已经停止发展制造业,他们决定将这个领域留给其他国家去做,因为其附加值不是很高。工业软件,像你我这样的人是不了解的,因为它不是面对普通大众的,可欧洲有很多很多,拿德国来说,博世,西门子,拥有的工业软件工程师比美国通用电气公司的要多,所以我跟中国人说,停下来,不要再继续只把重心放在美国身上。这里有完整的欧洲技术,不过,现在必须要付钱了。 智能经济对话 :这怎么说? 巴韦莱斯:也就是说,现在不能像以前那样白给了。 智能经济对话 :或是直接拿走。 巴韦莱斯:实际上,现在美国不会再给(技术)了,所以我们必须去竞争,必须更擅长谈判。 智能经济对话 :假设是这样的情况,那我们期望从他们那里,从中国那里得到什么回报呢?, 巴韦莱斯:他们那里是经济增长。这就是与众不同之处。从历史上来说,我这么说有些自大,但我还是要说,欧洲拥有世界上最伟大思想的三分之一,而只有四亿人口;中国在未来十到二十年占世界三分之一的经济增长,我从这一原则出发:世界三分之一的想法,世界经济增长的三分之一,无论如何是可以一起做件事的。近十年间,每次我们有个好主意,都被美国偷去了,与被中国偷去的一样多。我们成功的企业,每次都被美国买家收购。今天,至少我们可以二选一,注意,我不是说要停止和美国做生意,我的意思是我们有两个机会。如果有一幅毕加索的作品出售,我们可以给纽约打电话,给上海打电话,然后看谁的价钱好。 智能经济对话 :对中国来说,是不可能绕过我们欧洲的了? 巴韦莱斯:当然,中国人自然要尽其所能地在谈判中占据主动,说你们已经没有经济增长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了解他(中国),如果我们了解他的弱点,那就占据了平等地位,总有一天,中方将会说我在所有领域都是世界第一,可是在很多领域,如半导体,(我们就可以说)你不知道要怎么做,你们已经投资了2500亿美元,最近又追加了投资,可还是不行。要知道在价值链中需要信任,但这在中国,是没有的。 智能经济对话 :经过对新冠疫情的观察,我们是否应该停止在中国,在亚洲建厂,而是将企业迁回欧洲,强大自身来和中国对抗? 巴韦莱斯:不,我跟你说一件事,我住在香港,从来没有被禁足,今天,(香港)有七百万的居民,和法国人口相比,相当于全法人口中只有2000人死亡。所以我们(法国)有很多东西可以跟亚洲学习,不光是跟中国学。在看看最近,德尔塔变种病毒的到来,可以看看澳大利亚,新加坡,台湾,曼谷(怎么做的),我们欧洲人可以向他们学习,面对可能发生的潜在事件,应采取何种措施,在一开始就要采取严格的措施。所以在此我认为要向亚洲学习,欧洲观察他们还是不够的。 智能经济对话 :我们也有我们的反思,就是我们的韧性。我们主要的医药用品的百分之八十都是在亚洲制造,这就造成了一个问题。你同意吗? 巴韦莱斯:需要的是彼此之间的约定。未来的智能工业,拿半导体举例,没有一个人能做全了的,能从头做到尾的。哪里有我们的附加值?哪里是瓶颈,让所有的人需要我们?不要有做所有事情的野心,因为今天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智能经济对话 :无论如何,这可是中国人的目标,掌控全部。 巴韦莱斯:不,世界是全球性的,所以解决方案也是全球性的。以环境保护为例,很有意思,我对这个议题很感兴趣,但没有答案,要知道有一个碳中和目标,我们欧洲的是在2050年(实现),中国的是2060年,从理论上说,这很好,我们领先十年,可如果对比碳排放的高峰值,我们欧洲的排放高峰值是1990年,1990到2050,我们有60年来减排,中国的碳排放高峰值是2030年,2030到2060,他们只有30年来解决我们(用六十年解决的减排)问题。 智能经济对话 :最后一个问题,简短的回答,你住在香港,看到了最近发生的政治事件,中国大陆对香港的接管,你是生活得很好,还是对香港的未来感到恐惧? 巴韦莱斯:作为欧洲人我得到的教训是弄懂了以前我没有懂的东西,自由不是继承来的,是靠争取获得的,以前马尔罗就是这样谈到文化的,我是作为继承人长大的,总是认为根据定义直到死亡我都拥有自由,看到香港之后,才知道有很多不同,因为中国人有不同的看法,自由可以被划分成几段,说:如果拿掉个人自由,就会有更多的经济自由,国家能够更好的发展 。这对我们(欧洲人)来说很残酷,可这是必须理解的悖论中的一部分。 智能经济对话 :谢谢你的回答。
    10/19/2021
    12:08
  • 公民论坛 - 廖天琪谈柏林“维藏蒙汉香港台湾联合起来反对专制独裁政权”系列活动
    中国在迅速崛起的过程中,已经成为一个世界性大国,正在步入世界舞台的中心,成为国际体系的主要大国之一。大国地位体现在经济、政治、军事、文化与地缘等各个领域。无论在国际社会,还是在国内,中国表现日渐强硬。对外,努力维护国家利益,重大问题上绝不妥协,从而获得“战狼外交”的标签;对内,加紧实施铁腕政策:在香港推出国安法,在新疆实施再教育营,在台海地区则不断派出军机扰台。。。 为了捍卫民众发声和选择的权利,在欧洲之声和民主中国阵线的主持下,“维、藏、蒙、汉、香港、台湾联合起来,反对专制独裁政权”系列活动于9月29日至10月1日在柏林举行,本次活动的主要发起人和组织者之一、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采访。 法广:首先请您谈谈组织本次活动的初衷以及目的? 廖天琪:我们选择在中国的国庆日前一天举行这样一个各民族的大团结会议,是为了开完会的次日,大家汇聚到柏林的中国大使馆前,跟其它德国的人权组织一同举行示威抗议活动,这是一箭双雕之举。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的百年之庆,上一周国务院还发表了 「中国的全面小康」白皮书,声称中共已经实现了第一个百年奋斗的目标,解决了中国的贫困问题。而且 这是中国共产党的 「伟大光荣」,是对 「世界的伟大贡献」。这种口吻跟近期中共在外交上的 「战狼」姿态很类似。现在是要对国内的老百姓摆出一副救国救民的高姿态。而事实上刚好相反,中国在强迫香港人屈服在国安法的淫威之下,剥夺了香港的法治和新闻自由之后,把绝大部分的民主志士逮捕判决之后,也开始加强对台湾的军事侵略。据统计2020年中共军机出动了5704架次侵入台湾领空。今年似乎更为频繁, 而且有时候,一次闯入的机数就在28-30架之多。10月1号到今天10月4号之内,就有145架飞机进入台湾航空识别区。我刚刚还看到新闻说,今天(10月4日),就有58架飞机又闯进来了。如今台海地区已经是战争爆发的高危地带。 您也提到北京对维吾尔地区推出 「再教育营」,西方都称为「集中营」,把当地人口的十分之一都关进去,强迫维族和突厥族的人学习汉语,接受汉人习俗,逼迫他们吃猪肉,不许男人留胡须,要求他们学习中共的那些意识形态的东西,这种野蛮的做法,简直不容于今日世界的文明。对于西藏和南蒙古的民族,也强迫从幼儿园开始就要学汉语,这等于要消灭他们固有的语言文化。 鉴于这种极端违反人性、人道而且危险的民族政策,我们在海外的人看的比较真切,所以举办了这样一个联合各个民族和族群的研讨会,邀请各民族的代表和国际的专家学者以及媒体人士,大家来分析当下的情势,并且让各族的人发出自己的心声。这是一个资讯交流、激荡脑力的机会,也是交流感情,让与会人士产生同理心,团结心的会议。这是让理性和感性同时得到发挥的场合。我们提醒中国民众,不要被专制政权的洗脑而迷惑,被盲目的民族主义所误导,应当以包容、尊重、理解和仁爱之心来面对其它民族。 法广:这是在疫情局势下举行的一次现场与网络视频相结合的研讨会,请介绍一下本次系列活动展开的具体情况。 廖天琪:将近两年了,由于疫情大家都宅在家中,不能参加公众活动。目前在欧洲疫苗已经普遍接种,所以采取了3G政策,就是凡是接种了两次疫苗、得过新冠已经痊愈的人以及做了24小时内检测的人,可以参加集体活动。我们的会议就在这种情况下得以召开。来自德国本地的和欧洲其它国家如法国、荷兰、丹麦等都有人前来参会。至于在网络视频上,参加的人数更多,地域更广,从澳洲、印度、台湾、日本、到美国东西两岸都有人参加,并且发表演讲。本次会议得到华盛顿的《光传媒》媒体和纽约的《明镜》电视台的支持,能够全程转播,我们在现场也聘有一位影视的技术人员,所以会议上的发言,是现场和网络相互交叉连接的,在技术上没有什么问题,进行十分顺利。像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的《西藏之页》的主编蒋扬次仁就直接面对现场参会者发表他的讲话,画面和声音都很清晰,感觉很亲近。台湾的曾建元教授和美国那边在网上参会的胡平、陈破空、苏晓康、王安娜几位先生、女士,也都是非常生动,好像他们人就在现场一样。这种新型的会议方式的确把世界缩小了,把人们之间的距离、情感拉近了。 法广:会议关注的焦点围绕维、藏、蒙、汉、香港、台湾等各项议题展开。与会的各方人士对北京主导的民族政策阐述了怎样的见解? 廖天琪:我们知道维吾尔人所受到的歧视和虐待,这两年以集中营的方式呈现在世人的眼前,这是文明世界所不能容忍的。许多国家都进行谴责和制裁中共的行为,美国、英国、荷兰、比利时和立陶宛都直称这是  「种族灭绝」(genocide, Voelkermord),這是極為嚴重的指控,提到种族灭绝,一般我們會想到盧旺達、亞美尼亞那種血流成河的大屠殺,但是中共這種軟刀子殺人,消滅異族文化、宗教、語言和習俗的作法,其後果更為嚴重。  「世界维吾尔人大会」是目前维族人在海外最强的组织,他们努力为自己的同胞发出呐喊的呼声,一方面谴责中共绝灭人性的做法,批评汉人接受中共宣传洗脑后,对其它族裔的人缺乏同情心和正义感,不关心不理会新疆发生的悲剧。他们强烈要求国际继续谴责制裁中共对维族和其它民族的镇压和迫害。中共在新疆地区設集中营的恶行,已经提到联合国、欧美和民主国家的议会上进行讨论,各国都发出了谴责甚至制裁的决议。 西藏由于有达赖喇嘛这样的世界精神领袖,所以得到国际社会的重视和支持,全球有数千个民间支援西藏的组织,每年3月10日,中共入藏占领的日子,有成百个欧美和亚洲的城市都会悬挂西藏国旗,为藏人的人权呼吁。这是一股强大的道德力量。单在德国就有  「国际声援西藏组织」和  「德国西藏倡议组织」,后者在几乎所有的大城市都有分部。藏人所受到的痛苦,达赖喇嘛流亡62年,班禅喇嘛失踪数十年,藏人流亡在印度和世界各地,这种飘浮无根的命运还得持续多久?藏区的藏人不准敬拜达赖喇嘛,强迫学习汉语,藏人自焚等等情况令人心酸。 南蒙古在国际上得到的声援比较弱,但是他们受到的镇压绝不少于其它族群。文革期间,有16222名蒙古人遭到莫名其妙的大屠杀,事前没有征兆,时候 没有交待,这种屠杀摧毁了蒙古人与汉人之间的信任,取代的是猜疑、仇恨。多少年来的移民政策,使得蒙古人在自己的家乡成为真正的少数民族,成为异类。这两年推行的汉语同化政策,更是  「从娃娃抓起」,幼儿园的小孩都必须学汉语,这是要把他们忘本,斩草除根,失去民族认同。 汉人跟维、藏、蒙本来就不同文、不同种、不同宗教和习俗,现在又打又杀,强迫他们都当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这是赤裸裸的殖民主义,受压迫的民族情何以堪? 对同文同种的香港人,中共也是一副背信弃义、毁约、践踏法治、人权和新闻自由的恶霸嘴脸,香港人更加怀念当英国殖民地时代的平静自由日子。对自由富裕的台湾磨刀霍霍,意欲要「解放」台湾,以专制独裁来取代自由民主体制,这样野蛮专横的政权如何能取信于民,为各族人带来和平、安宁、富裕的生活? 与会的专家和各族的代表都一致认为中共的民族政策是残忍、野蛮,不容于文明世界的。各民族争取自己的独立自主、维护本身的语言文化和宗教是天经地义的事,欧洲两百年来各个族裔斗得头破血流,分成几十个国家,最后才平息下来,如今大家和平相处,共同享受自由和富裕的生活,尊重各族裔的民族意愿,让他们做自己的选择,完成组建自己国家的努力,这才是解决争纷、化解仇恨,取得和平共处的方法。 法广:本次柏林会议确立的话题是:人类十字路口:民主与专制。我们知道,既然是站在十字路口,就一定要做出一种艰难的选择。您如何展望这种选择的前景? 廖天琪:本次会议最后发表了一个  「共同声明」,裡面提到「本次柏林會議就是要團結受到中共政權壓制迫害的族群,共同發出追求自由、人權的呼聲。我們提出『尊重』和『仁愛』的理念,來化解強權的野心和貪婪。尊重各個民族和族群的信仰、文化、語言和習俗,簡單地說,就是尊重他們的意願,用仁愛之心來化解人為製造的仇恨,以同理心來看待對待不同族群,但願暴力甚至戰爭都會化作青煙,消失在和熙的微風中。」所以在這十字路口,人們做出了同心同德的選擇:自由、人权和民主。不但自己追求这个目标,也更要帮助其它族群争取并达到这个目标,因为只有在自由、民主的制度之下,世界的和平才有保证,保护自己的权利,同时更要尊重维护别人相同的权利。在全球化的趋势之下,「独善其身」不是一个选项,团结一切受压迫的民族和族裔,帮助他们达到独立自主,拥有自己民族的自尊和骄傲,这样才能企望我们的世界可以逐步迈向和平富裕的未来。
    10/5/2021
    14:41
  • 公民论坛 - 张伦:从恒大危机看中国经济模式的悖论
    2021年夏末秋初,中国房地产第二大企业恒大集团的巨额债务危机不仅牵动着中国机构债权人,尤其是个体债权人的神经,也吸引国际金融市场的广泛关注。如果说很多海外金融界分析人士都认为恒大破产不至于成2008年引发全球金融危机的中国版“雷曼时刻”的话,如何防止恒大1.97万亿元的巨额负债,引发金融、社会,乃至政治危机,中国政府似乎也进退两难。恒大地产1996年在深圳起家,在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刚性需求推动下,迅速壮大。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之际,恒大在香港挂牌上市。2017年,创始人许家印以453亿美元的身价,成为亚洲首富。但2018年,中央银行将不断向其它行业扩张的恒大列入过度负债的风险企业名单。2021年,中央抑制房企融资的三条红线正式执行,此前总能要到钱的恒大融资受阻,终于濒临破产。根据恒大自己的数据,恒大集团命运直接关系着20万人就业,还有380万人的就业可能间接受到影响。在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中成长壮大的恒大,如今的危机是否仅仅是企业经营失策?眼前危机和它所置身的政策环境有何关系?我们电话采访了法国塞尔齐-蓬德瓦兹大学教授张伦先生。 张伦先生认为,恒大危机的出现有其结构性的因素。恒大眼前的危机是历史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出现的情形。 张伦:“从整体来看,恒大危机的出现绝不是偶然。它有其结构性的因素。其实并不只是恒大一家的问题。如果看一下中国国内那些重量级的房地产企业,相当一部分,包括碧桂园,包括绿地等等,都开始出现很重要的问题。下一步会不会有其它重量级的房企发生与恒大类似的危机,我个人认为是非常有可能的。这是经济发展到了一定历史时期会发生的一些必然的情形。如果我们回头看中国这几十年的发展,房地产业扮演了非常关键的角色。即使是在最近一两年,尽管中央不断推出政策,比如三条红线、去杠杆,减少债务、提出“房住不炒”等等,但房地产业数据在中国经济中的占比仍然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它的直接贡献大概就有13% - 14%。加上上游产业的各种各样的贡献,占比可能达到16% - 17%。如果再加上其它,比如土地购置费等,房地产业整体对经济的贡献可能达到25% - 26%,也就是四分之一!中国政府相当一部分收入,30% - 40% 都与房地产有关,尤其是地方政府。这样一个产业结构,如果房地产出问题,对中国整体经济的冲击相当大。” “为什么现在又不可能不出问题呢?我们不用做更系列的分析,就只看一点,看中国人口的下降趋势。房子太贵,没人买。买不起,就不想生孩子。而孩子越少,房地产就越有问题……而且,近几十年的发展之后,中国人均住房已经到了相当高的水准。同时,中国的收入结构又非常不合理。李克强总理去年就曾说:中国还有六亿人,平均月收入只有一千元……所以造成产业结构扭曲、投资结构不健全,等等,所有这些环环相扣。投资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最重要的三驾马车之一。而30%,甚至50%的投资都与房地产有关。这样的结构完全是不合理的。” “另外,居民没有正常的投资渠道,而通货膨胀,许多人因为要养老、教育等各方面的需要,必须要资产增值,但股市黑幕太多,也不振,入不敷出,就只好把钱投入到房地产。但这又拉高了房价,房价拉高又令许多购买者自我论证:买房保值……官方呢,它要经济增长,明知房地产危险,但必须维持房地产业的增长。所以我们看到政府一会儿控制,一会儿放。一会儿“限购”,一会儿开放……就是希望以时间换空间,让这样一个带有骗局性的泡沫经济的格局能慢慢消化下去。中国家庭75%的财富都与房地产有关。所以,这样,问题就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而且也是政治问题。我认为,这一次,不管怎样,中国政府最后会想方设法让危机过去。即使损失惨重,也会让恒大危机,像海航一样,平安着地”。 “但是,中国经济本身结构不健全的问题、这个巨大的泡沫、财富病态似地疯狂增长,以及权贵结构,也包括很多普通人对财富的渴望、那种中国故事盲目的骄傲,等等,都造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这种泡沫性的状态,中国政府其实也清楚,这些年都希望改变这种方式,想看看能不能把它拉到新兴经济产业结构,用新经济,用高科技经济等来替换现有的发展模式。船大难掉头。但掉头已经不得不做。这个过程中,就充满了很多巨大的风险。恒大危机就是在这样的历史关头出现的。中国这条大船能不能成功掉头,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中国经济的一个悖论:政策介入性很强 法广:政府近期对房企定出三条红线,是想避免危机,但结果是导致了恒大濒临破产。政府是否是有意戳破泡沫呢? 张伦:政府是希望这个泡沫一点点瘪下去,争取时间,一点点把它消除掉。但是这牵扯一个结构性的问题……这是中国经济的一个悖论,政府的介入性非常强。政府的介入性造成的各种各样的扭曲极其庞大。一个健全的市场经济,本可以用市场来调节。市场也有可能失灵,然后再由政府出面。但中国情况是,政府本身就在其中介入很深,所以,推出政策的时候,有可能打击到整体结构性的因素。这不是一两个企业的事情。(政府介入)是中国的强势,但现在可能也是它的负面因素。一旦政策出台,有可能打击到整个产业。这就非常麻烦。 中国需要对整体发展模式做战略性的思考和调整 法广:中国政府近期连续推出一系列措施,引起包括海外投资人对中国经济走向的忧虑。比如收紧对高科技企业,尤其是高科技龙头企业的控制,还有取消补课补习班,提出共同富裕,等等。这些措施表面上看涉及不同领域,但是这些措施背后是否有一个共同的逻辑呢? 张伦:“基本上,我觉得是中国积攒下来的危机性因素太多,政府希望控制一下私有产业的增长,特别是对大型企业,不仅仅是针对房地产企业,也不止是针对像阿里巴巴这样的信息巨头,也包括教育等其它领域。从中可以看出背后(动机)是希望处理一些结构性的问题,让结构更合理些,走向以高科技产业为主的模式,创造内需,促进消费增长,让收益更平等,等等。所有这些措施都有这些考虑在其中。但问题是中国缺乏基本的整体制度架构,比如尊重产权,按照法律,合理地处理各种各样的不恰当的企业发展问题,等等。(政府)完全是通过权力杠杆处理一切问题,这里就有很大的风险。比如提倡共同富裕,就要打击重要的企业家。当然,这些年,资本过度扩张,带来许多问题,比如财富不均,这毫无疑义需要调整。包括对大企业,要怎样适当地反垄断,这都是可以讨论的,也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动用权力,今天是座上宾,第二天就可以下一道指令,甚至动用纪委等插手经济……这种命令经济、计划经济的方式,一定会伤及到中国的财富创造。把企业家都打垮后的那一天,中国不会得来共同富裕,而很可能是共同贫困。” “中国应该走向: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中国要完成一些政治方面的调整,就是说政府参与经济、管理经济方式也要现代化,要用法律的方式,用尊重产权的方式,才可行。过去这些年,由于是野生放养,这虽然保证了一定的自由空间,造成了一些企业急剧增长,但这其中也有与官方的权贵结盟,造成一些企业完全不可思议的壮大。比如海航集团,恒大一定也有类似的问题。海航在几年内就窜发成一个庞大的企业,谁也不清楚它的产业到底是什么、什么道理成就了它的成长。这背后当然有权钱交易支撑着。结果是,尾大不掉,出现很多问题,给国家造成损失,让社会、让普通的投资者遭受损失的时候,为了政治稳定,政府又不得不回过头来杀这些企业……以中国现在的政治结构,这个悖论是无解的。必须对这种结构加以调整,中国的经济才可能走向正常。” “中国如今走到一个阶段,要对整个经济发展、对中国模式整体做战略性的思考,和根本性的调整。这样,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才可能有未来。” 法广:但是,从近些年的发展趋势来看,政治政策对经济的干预是越来越多,而不是越来越少。如今面对危机,您觉得政府会在这个方面做出改变么? 张伦:“不会的。政策的介入恐怕是今后一段时期的基本趋势。这种趋势也一定会伤及中国的经济发展。现在恒大危机来了,它当然会动用国家所有力量,把各种各样结构性的问题,暂时平稳住,不要引发整个经济崩盘和社会动荡。但是,要知道,这些不解决根本问题。对根本问题,该开刀的,得开刀,该切除的,得切除,才能解决问题。但我们看不到中国政府显示出这样的姿态,更多是在使用毛时代的一些方式、用权力、用意识形态,来应对现在的危机。但这种方式可能会埋下更多的危机。我们只能希望中共领导人能有些前瞻性,能从根本上解决结构性问题。但是从中国政治现在这种状态,从习(近平)所展示的这种毛式的管理思想来看,我不敢乐观。”
    9/29/2021
    15:41

Sobre 公民论坛

Website da estação

Ouve 公民论坛, 要闻分析 E várias outras estações de todo o mundo com a aplicação radio.pt

公民论坛

公民论坛

Descarregue agora gratuitamente e ouve facilmente o rádio e podcasts.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公民论坛: Podcast do grupo

公民论坛: Rádios do grupo

Information

Devido às restrições do seu browser, não é possível reproduzir directamente esta estação no nosso website.

No entanto, você pode tocar a estação aqui no nosso Popup-Player radio.pt.

Radio